社区体验

拒付保护费‧6少年遭私会党徒围攻

(柔佛‧新山4日讯)3名年龄分别为17、19及21岁的兄弟申诉,他们和3名朋友因拒绝加入私会党及缴付保护费,结果在众目睽睽下遭为数约9人的私会党徒持刀和棍攻击,导致3兄弟同时遭殴伤及砍伤。他们声称,事发后,警方除了逮捕其中两名涉案的私会党徒,也将兄弟3人及另一名陪同前往医院治疗的朋友带返警局问话,甚

社区体验2020.07.11

拒付保护费‧6少年遭私会党徒围攻(柔佛‧新山4日讯)3名年龄分别为17、19及21岁的兄弟申诉,他们和3名朋友因拒绝加入私会党及缴付保护费,结果在众目睽睽下遭为数约9人的私会党徒持刀和棍攻击,导致3兄弟同时遭殴伤及砍伤。他们声称,事发后,警方除了逮捕其中两名涉案的私会党徒,也将兄弟3人及另一名陪同前往医院治疗的朋友带返警局问话,甚至将他们4人连同两名肇事者一起扣留5天4夜调查,令他们大感冤屈。4人被扣留5天4夜来自百万镇的3兄弟,分别是老大潘盅伟(餐馆学徒)、老二盅名(汽车装饰店学徒)及老三盅仰(餐馆学徒)。他们週六在父亲潘春水(41岁,销售经理)的陪同下,通过马华士都兰达拉支会主席孙艪华召开记者会,申诉遭遇。老大潘盅伟指出,兄弟3人及另3名朋友是于1月9日下午4时35分左右,在百万镇柏玛斯第十区一间网咖外,遭为数约9人的私会党徒持械及挥拳、飞腿攻击。“当天我们从网咖出来,原本打算去吃东西。因为老三的游戏还没结束,我们5个人就先走出网咖外等他出来。”他说,在等待的时候,坐在隔邻餐馆外的3名华裔男子(皆30余岁)突然招他们走过去。“事后我们才知道,这3人分别叫阿辉、阿光和阿雄。”潘盅伟说:“当时我们以为对方或有事相求而走上前,没想到他们是要收保护费。”他指出,对方说出自己是“某个旗会的人”后,除了要他们5人提供个人电话号码,还要交出身上的所有钱财。当他们搞清楚这些人原来是私会党徒,而且强迫他们入会及缴付保护费时,当下就马上拒绝。未几,名叫“阿辉”的人二话不说就冲上前掌掴及飞腿踢他们中的一人;凑巧老三盅仰此时从网咖走出来,还不清楚甚幺状况,就被另一个叫阿雄的党徒打了一顿。由于不堪同伴无故被打,一批人遂群起反击。4人逃入厕所潘盅伟称,一批人约莫“混战”了5分钟,现场又来了6名手持关刀和长棍的帮派人马加入“战围”。“我两名弟弟和3名朋友发现情况不妙,迅速跑进网咖后方的厕所躲藏。我则因为被几个人包围殴打,根本逃不掉。”结果,手持刀棍的党徒随即也走入网咖,然后猛砸厕所门,还恫言里面的人如果不出来就放火烧。老二潘盅名说,他当时要求对方先放下武器,他们才从厕所出来,没想到一出来还是遭一顿打。他称,在这之前,他也听从对方的命令把手机交出来,但仍逃不过被教训,而他哥哥盅伟的身份证也同样被取走。邻居以1顶9救5少年3兄弟及3名朋友被9名私会党徒攻击时,网咖、餐馆及附近的公众,没有任何人站出来施予援手,反而是兄弟3人的一名印裔旧邻居,驱车途经现场看到他们被围殴时,一人“顶”9人把他们救了出来,而所有过程都被网咖装设在店外的闭路电视拍得一清二楚。潘盅伟指出,弟弟一名躲藏在另一间厕所的朋友,事后顺利躲过攻击,假扮网咖顾客逃走,但另外4名同在一间厕所的人,包括他的两名弟弟,事后皆被揪出店外再饱受另一轮殴打。正当剩下的5人在网咖外继续被一帮人欺凌时,他们口中的“救星”出现了。潘盅伟说:“这名前印裔邻居认识我们3兄弟,他看到我们被攻击就停下车了解情况。”他指出,印裔邻居当时曾要求一帮人放了他们,还向对方喊话说“不要欺负小孩子”。间中,由于见到帮派人马持有刀棍感觉受威胁,邻居于是回到车上取了一把刀自卫。根据闭路电视画面显示,这名勇敢的印裔男子取出刀子后,其中两名各持一把关刀的党徒马上步步逼近,而“拔刀相助”的印裔邻居则步步后退。在双方僵持时,印裔邻居仍不断发声要求放了少年人,而潘家3兄弟及2名朋友也趁着这时刻迅速钻进印裔邻居的车内,由这名好心的邻居送往附近的诊所治疗。较早前的闭路电视画面可清楚看见,数名少年遭帮派人马殴打时根本无力还击,而涉及打人者也没有因为受害人是少年人而手下留情,画面相当暴力。在这次事件中,潘家3兄弟都遭受不同程度的损伤,老大盅伟双手双脚留下瘀青,头部也因遭受多次殴打需进行X光检验;老二盅名右手腕中刀,缝了11针;老三除左右手腕被木棍击伤,背部也被砍了一刀,其他3名朋友则无需接受治疗。连同涉案者被扣4少年喊冤3兄弟申诉,他们在其中一名朋友的陪同下前往医院检验时,警方到来把他们带返警局问话,过后将4人扣留5天4夜调查,让他们感觉受害人与加害人待遇无异,纷纷喊冤。潘盅伟说,他们被带往新山中央警署录口供时,才发现涉及殴打他们的其中两名私会党徒,即阿光和阿雄也遭警方扣留。但令他们不解的是,录了口供后,警方不但没有放了他们,反而将4人一併扣留调查。“我们根本没有机会解释自己遭遇的实际情况,结果就这样被扣了5天4夜。”他们称,在此次事件中疑为带头人的阿辉,至今都没有被扣留,令他们即担心又觉得心有不甘。据了解,殴斗事件发生后,3兄弟的父亲潘春水因担心这批党徒会再找麻烦,已将3名暂时放下工作的儿子,送返家乡“避难”,避免再发生不幸事件。针对3兄弟的投诉,马华士都兰达拉支会主席孙艪华週六指出,警方早前是援引刑事法典148(骚乱)条文调查这起殴斗事件,而3兄弟是在此项条文下被警方援引刑事程序法典117条文接受调查。他指出,在接获3兄弟的投诉后,他已于2月2日带同3兄弟的父亲潘春水,前往新山南警区会见刑事调查组主任及肃赌、肃娼及私会党取缔组主任,以反映3兄弟所遭遇的私会党欺凌事件。孙艪华说,私会党徒如此明目张胆向人收取保护费的做法,已反映了严重的社会现象,警方应予以关注,并且加紧追查其他涉及者的下落,将他们缉拿归案并绳之以法。他透露,他将把所收集的资料包括录下帮派人马整个滋事过程的闭路电视光碟等,呈交给柔佛州警察总部的肃赌、肃娼及私会党取缔组主任,以便警方能重视本案,希望能制止不健康的社会现象,避免私会党徒收取保护费及强迫人入党的问题恶化。另外,他称,将带领3兄弟向警察总部纪律组投诉,希望警方能调查3兄弟在警局接受问话时,遭遇的不愉快事件。‧2012.02.0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